麻豆传媒狠狠撸影院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傲苍笙微微一笑,将自己的脸贴在水柔舒的脑袋上。

水柔舒道:“忘了,可是通天榜第一!与我师父之间的赌约,赢了!”

“赢了有什么用?师父若是执意不同意我俩在一起,能有什么办法?”

傲苍笙看了水柔舒一眼,打趣问道。

水柔舒想了想,数道:“实在不行,我便只能脱离帝琴阁了。”

“为了我?”

傲苍笙笑着问道。

“臭美!”

水柔舒白了傲苍笙一眼,美目流转道:“我是不想被人禁锢,更不想有人为我望穿秋水!”

傲苍笙呵呵一笑:“那还不是为了我!”

水柔舒无语,这次她没有反驳傲苍笙。

温柔恬静少女那一低头最美

微微一顿,傲苍笙又道:“我的确很奇怪,像师父那样的女强人,怎么会突然妥协?”

水柔舒摇摇头:“我也不知道,或许她觉得是一个可造之材吧!”

“那打算什么时候回去?不打一声招呼就偷偷溜出来,师父还不得急死!”

傲苍笙移开目光,有些出神的看向了窗外。

他其实并不是担心帝琴阁主找寻水柔舒,而是担心赤焰龙城不期来攻。

届时,以他的实力根本保护不了水柔舒,这是他最为担心的。

但若水柔舒离开了剑仙冢,那这件事就另当别论了。

赤焰龙城虽然嚣张跋扈,却还不至于为难一个弱女子。

“不愿意跟我在一起吗?”

水柔舒侧过脸,愣愣的看着傲苍笙道。

傲苍笙没有说话,眼中却是一片温柔。

他紧紧的抱着水柔舒,仿佛拥住了自己一生的幸福,丝毫不敢放松。

尽管他什么都没有说,可是这一瞬,水柔舒却明白了他的全部心意。

“三天,再陪我三天!三天之后,我就返回帝琴阁,然后等有一天来接我,正大光明的接我!”

水柔舒眼中泪光盈盈,让人不忍直视。

她就那样静静的看着傲苍笙,却让傲苍笙心若刀绞,愧疚之意顿生!

“好!我陪三天!等有一天,我会让整个清羽州的人都知道,是我傲苍笙的女人,让他们永远的羡慕嫉妒!”

傲苍笙目光坚定,宛如出鞘剑峰,无坚不摧!

在之后的三天里,傲苍笙什么都没有做,一直带着水柔舒在剑仙冢九峰之上游玩。

三天时间转眼便过,很快便到了分别的日子。

这一天,傲苍笙亲自将水柔舒送下赤霄峰,看着她的背影,心中一片酸楚。

再次返回剑仙冢,傲苍笙直接来都了潼阳的住所。

“师弟,有事吗?”

一见到傲苍笙,潼阳立即笑着问道。

“师父的伤势怎么样了?”

傲苍笙问道。

潼阳道:“服了的丹药,已经好的差不多了!”

“那就好!”

傲苍笙点点头。

然后转开话题道:“我带来的那些兄弟呢,这几天怎么没见到他们?”

潼阳道:“他们回去了。”

“回去了?回哪?”

傲苍笙诧异问道。

潼阳道:“回鸿天古国啊,听说子莫邪的心上人要出嫁了。得知消息之后,子莫邪便火急火燎的离开了赤霄峰。”

“其他人怕他出事,便和他一起回去了,已经走了两个月了!”

傲苍笙微微皱眉,心道:“莫邪的心上人不是风妙语吗?怎么突然就要出嫁了?没听说他们俩的感情出现问题啊?”

数个疑问瞬间涌上心头,使得傲苍笙不由忐忑起来。

剑仙冢距离鸿天古国也就十天左右的路程,那还是以三年以前的速度来算。

若以子莫邪等人如今修为,最多七八天便能抵达。

然而这么久了,子莫邪他们都还没有返回剑仙冢,怕是遇到了什么麻烦。

想到这里,傲苍笙顺手摸出传讯玉简,开始给蛮坐传讯。

但是半晌过后,玉简之上却始终没有回应,这让傲苍笙的眉头不由皱的更紧了。

无奈,傲苍笙又向炼器海传讯,想要通过炼器海了解青云楼的情况。

许久之后,傲苍笙的传讯玉简之上终于出现一道字迹。

“鸿天有变,傲公子最好不要回来!”

看到这条消息之后,傲苍笙终于坐不住了。

他有心再问,可玉简之上却再无自己显现。

无奈,傲苍笙收起玉简,对潼阳道:“师兄,我可能要离开剑仙冢一段时间。”

“去哪?”

潼阳目露诧异。

“回一趟鸿天古国!”

傲苍笙解释道。

“子莫邪他们出事了?”

潼阳脸色一变,小心问道。

傲苍笙点点头:“十有八九,所以我得回去看看!”

“要不要帮手?”

潼阳没有询问傲苍笙出了什么事,而是直接声援道。

傲苍笙摇摇头:“暂时不需要,若是需要,我会通知!”

说着,将先前那枚传讯玉简拿了出来,交给了潼阳。

潼阳适才已经见识过那枚玉简的功用,当即收了起来,末了才问道:“那打算什么时候动身?”

傲苍笙目光望向东方,声音低沉道:“就现在!”

潼阳想了想,道:“那还是跟师父说一声吧,免得他记挂。”

傲苍笙道:“不了,他已经够为我操心了,我不能再给他添麻烦!”

“他若问起,就说我去了百屠城,短时间内不会回来。”

潼阳点点头,可一想到赤焰龙城那神鬼莫测的手段,又不免心中惴惴不安。

傲苍笙见状,随手抓出一张面具戴在脸上,笑着问道:“现在还能认出我吗?”

潼阳见状心中一松:“还有这等本事?”

傲苍笙嘿嘿一笑:“我的本事还多着呢,有空再给演示!”

说完身形一闪,就此离了剑仙冢。

三天之后,傲苍笙出现在了风月城。

因为易容换貌,所以并未引起任何人的注意。

为了打探消息,傲苍笙来到了一座酒楼。在点了一壶清酒之后,便找了一处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。

酒楼之中顾客往来,没多久便坐满了傲苍笙所在的那一层。

傲苍笙一边细酌美酒,一遍俯身朝窗外看去,可一双耳朵却一直在酒楼中倾听,没有放过任何有用的消息。

Tags:

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六, 7月 24th, 2021 at 上午5:46 and is filed under 未分类.

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.0 feed.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