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1香蕉官网app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伴随着大日东升,晨星消寂,诸王台一战终于落下了帷幕。

而伴随着诸多修士的离去,诸王台一战的始末的传播,在东洲百国范围之内引起了轩然大波。

众妙之门的虚影现身天鼎国,镇压有着至尊至宝之下第一王器之称的诸王台!

十大掌教围猎天鼎帝,惊世一战,天鼎帝撕裂炼法台掌教。

一尊绝顶巨擘血撒天骄城外!

诸王台中元阳道人横空出世,收十二封侯灵宝,邀战万法楼主乾十四战于长空之上。

一战,五色神光惊天动地,竟镇压了盖世天骄乾十四!

天地很大,可修士之间有着种种常人所不能够理解的传播方式,很快,惊世的消息已然传播在无数大小宗门之中。

这些大事,任何一件已然惊天动地,能够在整个东洲引起大地震,遑论这么多的大事都发生在一日之间!

消息传开,一时东洲无人不惊,无人不为之骇然!

“十大粉碎真空强者合于一起,竟然都不曾将其击杀,甚至让其反杀了炼法台掌教,逼退了其他高手!”

超萌米奇少女可爱清新高清写真图片

“惊天动地,惊天动地啊!天鼎帝无愧当世第一人之称,如此战力,已可惊天!”

“可惜,如此盖世人物,可以媲美古之王尊的存在,似乎已然命不久矣,天妒雄才啊!”

“十大宗门这次却是失算了,十大掌教人人受伤,一人战死,一人被镇压,纵然天鼎帝重伤垂死,可却又出了一尊元阳道人!”

“人算不如天算,哈哈哈。”

消息传开,有人震惊,有人骇然,却也有人暗自冷笑。

东洲百国,以十大宗门,三大圣地为首,可除却这十三家之外的大小宗门更多。

他们或是散修得了奇遇所成,或是其他大宗门分割出来的,但无论如何,在这个被十大宗门压迫的喘不过气的如今。

他们没有一个不乐意看到十大宗门倒霉。

事实上,千年之前天鼎帝的逃亡之路上,就有着不少大小宗门高手的身影,他们不敢明着跟十大宗门,三大圣地为敌。

但给他们添点堵,那却是再正常不过了。

“不过,那元阳道人到底是何许人也?横空出世也没有见过这般凶猛的!”

“前些日子还在惊叹此人胆大包天敢镇压诸宗门圣地的长老,亲传弟子,此时竟然连万法楼掌教都给镇压了!这个势头,比之千年前的天鼎帝还要凶猛了!”

“万法楼不会善罢甘休的!其他大宗门也不会允许封侯灵宝旁落的。”

“那又如何?十大宗门,三大圣地不是真无敌,否则,哪里还有我们的容身之地?”

“嘿!若真个有大变,我‘法河会’倒是要帮帮场子!”

东洲震动,无数大小宗门乃至于散修,甚至于一些王朝之中的大人物全都记住了‘元阳道人’这个名字。

挑战强权,从来都是让人最喜闻乐见的事情。

世上多得是唯恐天下不乱之人。

……

唳~~~

群山巍峨,蔓延不知几十万里,其中片片古林青翠,苍劲粗大枯藤环绕着一株株千百年的老树,坐落在一座座雄奇山峰之间。

形似金乌、凤凰,孔雀的各种灵禽在林上盘旋飞舞,不时鸣叫着。

雾气缭绕的山林之中,不知有着几多山精树怪,灵妖野兽在其中上演着一幕又一幕的弱肉强食。

数十万里山林,能够孕育出几多生灵,没有人能够知道。

此山名为‘冥月山’。

坐落着三大圣地之一的‘冥月圣地’。

群山之畔,则坐落着三大王朝,每一个都疆土辽阔,不逊色于天鼎国,有着万万民众,处处灵田。

但这诸多王朝之中的灵田却并不归属于冥月圣地,冥月圣地也从不自民间栽种灵田。

巍峨无尽的‘冥月山’深处,渺渺云雾之中,层层叠叠的虚空之中,有着一座离地十万丈的悬浮山峰。

此山常年云雾遮掩,神光缭绕,有着不计其数的灵禽环绕,更有着冥月圣地数百万年铸造的大阵笼罩。

大阵之上无数阵纹垂流之下,绵延数十万里的‘冥月山’的地脉灵机气运皆向着这座神山汇聚。

这座神山,就是冥月圣地的驻地之所在。

东洲无数修士心目之中的圣地。

神山之中,灵草遍地,奇花争相开放,不知多少小小山精满山奔跑,更有阵阵弥漫不散的丹气缥缈。

隐隐间,可见那重重虚空之中若隐若现,皎洁银白的一轮圆月。

奇花异草,灵泉神瀑,瑞气与彩霞齐舞,神光与圣光同流。

没有宫阙万间,没有金碧辉煌。

一间间依山而建,无有任何修士的竹木草屋星罗棋布的坐落着,乍一看不像是闻名东洲数百万年的圣地。

却好像是凡俗间,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的村落。

神山某处,灵泉轻流,一块白玉般的大石之上,一精致若神般的白衣少年盘子而坐,面朝云海,吞云吐雾。

那是无数丹药的丹气混杂着大阵转动的灵机而成的雾气,最为珍贵不过。

任何一缕于外界都极为罕见,此地却多的如同空气。

“……天鼎帝疑似被诸王台耗尽了元气,坐化之日应当不远,倒是那元阳道人,若按照搜寻的情报来看……”

一个着宫裙的青年女子立于少年身后,微微躬身诉说着,说到最后,她也带着一丝犹豫:

“应当的确是我东洲之人。”

“古今三千万年,天地中生有宿慧着不在少数,相传古之圣皇,至尊中也有几位是这样的人,不过,如此人一般的,倒是少见,少见了……”

少年掷食入灵泉,一尾尾灵鱼在其中追逐着,还发出婴儿一般的‘呜呜’叫声。

这是‘龙鱼’,相传有着太古那头老龙王的血脉,不但有着充沛的灵机,滋味也最是鲜美,最是受修者喜爱。

冥月圣地在内的诸多宗门圣地,都养着不少,是只有寥寥几人才有资格吃的珍馐。

“可惜了,圣主推算未来受到重创,否则只需以冥月一照,就可知其来历。”

白衣少年容姿绝世,周身无一处不完美,微微摇头,四周虚空都如水波流动。

“万法楼与补天阁却是太不争气,忌惮天鼎帝不敢出手,以至于养虎为患。”那女子面色沉凝。

“此事却也怪不得万法楼与补天阁,谁又能料到,他区区两年而已,已然成为我辈中人。告诫门中,不可以此事为由难为补天阁。”

白衣少年淡淡说着。

“是,大长老。”

女子不敢怠慢,躬身应下。

面前这看似少年者,却是冥月圣地的大长老,齐神谕,圣主不出世,一切事宜的真正掌控者。

“璇玑师妹未曾救回,元阳道人也未曾击杀,许诺的东西还要给补天阁吗?”

她又问。

“许诺了的,自然要给,他们办不到,是他们的事情。”

齐神谕声音平淡:

“至于璇玑,这是她的劫数,若能归来,才有成为圣女的资格,若不能……”

说到这里,他不再开口。

那女子躬身退下。

呼~

或许只是片刻,一道人影随风而至,于云雾之中落在齐神谕的身后,沙哑开声:“补天阁的那位,跟丢了。”

那人影如墨漆黑,便是白日都看不清其身形面貌,声音更是沙哑如鬼怪。

“可惜了。”

齐神谕微微摇头,却也没有太在意:“补天阁自他州来东洲已然许久,若是轻易能够追踪,早已被人覆灭了。”

黑色人影不言不语,静立于其身后听着。

等到齐神谕说完,才再度开口:“此番十大宗门针对天鼎帝失败,之后该如何去做?”

“失败,倒也算不上,日后天下将没有他的存在,倒是那元阳道人……”

齐神谕沉吟,微微有些犹豫。

当今之世,粉碎真空已然是绝顶强者,哪怕是他,冥月圣主也不过是这个级数。

杀之,极难。

且一旦被其逃脱,之后隐患太大。

“若如圣主而言,天地会在不久后发生大变,那么此人存在,就有些隐患。”

漆黑身影沙哑开声:“是否要杀?”

“这个不久,到底是多久,没有人知道,可能千年,万年,也可能就是明日,杀了天鼎帝,又有元阳道人,没了元阳道人,或许又有其他人…….

杀,是杀不干净的。”

齐神谕远眺穹天,眸光幽深:

“可知,为何我等三大圣地要超然于外,不涉足红尘争端,纵然是围猎天鼎帝,我等也不出手吗?

便是要请补天阁出手,也只为救璇玑,而不为杀那元阳道人吗?”

漆黑身影微微摇头:“不知。”

他的确不太懂得三大圣地的心思。

在他看来,天鼎帝也罢,元阳道人也好,相比于圣地百万年积累,就又算不得什么了。

若真个雷霆震怒,未必就不能如当时击杀‘灭情道祖师’一般,将其彻底镇杀。

“时,命,运,数……天地之大运,未曾勃发之时,终究难见真龙,肆意胡为,终将耗损。

纵有至宝镇压气运,也不是真个无敌。却忘了,当年如日中天的‘玄天神朝’是因为什么招惹了未成道的广龙至尊了吗?”

齐神谕平静道:

“古往今来,因扼杀天骄不成反被覆灭的圣地可不在少数,这,却没有必要…….”

天地广大,除却古之圣皇,至尊,没有人能够真正掌控。

欲横压一切着,必遭反弹,大运勃发之下,百万年圣地宗门也未必稳如泰山。

漆黑人影微微一怔:

“原来如此……”

他心中泛着思量,却还是有些疑惑:“可璇玑被那元阳道人擒拿,我等不闻不问,岂非是太过?”

“如何不闻不问?”

齐神谕反问:“此次请补天阁出手,耗费之大足以缔造一尊大能了,如此足安众弟子之心。”

“那,便任他逍遥?”

漆黑人影皱眉,道理他不是不懂,但终究觉得有些难以接受。

“我等求长存天地,他求逍遥一世,那就给他!千年万载之后,我等仍威临天下,什么元阳道人天鼎帝,是否能在世间留下一缕印记尚未可知。”

齐神谕吐气闭眸,淡淡收心:

“看他逍遥,看他纵横,看他快意,也看他日薄西山……

他要天下第一,给他就是,他要傲笑王侯,随他就好。”

圣地与十大宗门最为不同之处。

是前者已然超然物外,后者仍在泥泞之中打滚。

圣地无需在意一二天骄,哪怕他未来可能封侯,封王又如何呢?

古今多少王与侯,如今能留下痕迹的,又有多少?

争一时者,不足以谋万世。

这一点,齐神谕却是没有说,因为对于一个‘影子’,本就不必说太多。

漆黑人影不再说话了。

……

呼~

大阵平息,直至归于寂。

诸王台的虚影,也渐渐消失在虚空之中。

安奇生负手而立,眸光深处似乎还映彻着天鼎帝洒脱而沉凝的背影。

一如诸王台,纵然是他也捕捉不到天鼎帝的气息,他是生是死,未来是否还有再见之时,却也没有了定数。

“老头子,一路走好。”

四太子垂手静立,远眺虚空,只觉心中空空荡荡。

不远处,天鼎帝的其他子女,皆是沉默,不少黯然垂泪,最小的十四皇女更是泣不成声,悲戚已极。

他们知道,这一生还能见到天鼎帝的希望,很渺茫,甚至,这就是最后的相见了。

“圣地…..”

灿金色光芒照耀的城头,安奇生心中微微自语着,两人交谈了许多,除却一些圣地的真正隐秘不能说出口之外。

天鼎帝知无不言。

窥一斑可见全貌,圣地的底蕴之深厚,已然不言而喻。

但这也是必然。

王权道立足久浮三千载,已然有着深厚底蕴,更不必说这万阳界的圣地动辄数十上百万年了。

漫长的时间,足以洗尽铅华,而留下的,则不可小觑。

城头之上的气氛并未持续太久,除却十四皇女之外的诸多太子已然收敛了心中的悲戚。

看向了安奇生,天鼎帝在见他之前,先见了他们,对于天鼎帝的安排,他们并无异议。

“先生。”

四太子长长躬身,衣袖垂地:

“天鼎,就交给您了。”

Tags:

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日, 7月 25th, 2021 at 上午2:06 and is filed under 未分类.

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.0 feed.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.